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

3:38000000!艾滋病治愈率刷新纪录

2020-07-17 17:04:40生物谷
核心提示:3/38000000!这或许将成为全球HIV感染者被治愈的比例。虽然这一比例只比此前多了1/3800万,但无疑还是令人振奋的。

  3/38000000!这或许将成为全球HIV感染者被治愈的比例。虽然这一比例只比此前多了1/3800万,但无疑还是令人振奋的。

  当地时间7月7日,《Science》官网发文报道,一位被称为“圣保罗病人”的HIV感染者似乎通过药物治疗的手段清除了体内所有的艾滋病毒。

  这位36岁男性艾滋病患者在接受抗逆转录病毒(ARV)药物和烟酰胺(维生素B3)的特别激进的治疗后,于2019年3月停止了所有治疗。16个月过去了,该患者血液中未再检测到HIV。

  报道中说,大多数通过ARV抑制HIV一段时间后停止治疗的患者,其体内的病毒会在几周内迅速恢复到高水平。“圣保罗病人”停止治疗后,体内HIV病毒不仅没有反弹,连抗体也下降到极低的水平,这暗示着其可能清除了淋巴结和肠道中的HIV感染细胞。

  这意味着,“圣保罗病人”或成为全球第三个HIV治愈病例,并且是首例通过药物治愈的患者。

  “圣保罗病人”的有趣治疗

  上述研究成果由来自巴西圣保罗联邦大学的Ricard Diaz(里卡多·迪亚兹)研究团队完成。

  现有研究证明,消除艾滋病毒特别困难,因为该病毒将其遗传物质编织到人类染色体上,使其可以处于休眠状态,逃避免疫系统的监视。这些无声感染的细胞可能会无限期地持续存在,因为它们具有干细胞样特性并可以克隆自己。研究人员提出了几种治疗策略来清除藏有潜在HIV感染的细胞,但没有一种方法是有效的。

  迪亚兹团队于2015年招募“圣保罗病人”和其他4名已经用ARV控制了感染的艾滋病患者,目的是为了比较不同的HIV细胞宿主暴露策略。

  研究人员让这5位患者在服用3种ARV的基础上多服用另外两种ARV,希望能彻底清除任何可能逃避标准治疗的HIV。然后,研究人员又增加了烟酰胺治疗。

  从理论上来讲,烟酰胺可以刺激被HIV感染的细胞“唤醒”细胞内潜伏的HIV,当这些细胞产生新的HIV时,它们要么自我毁灭,要么更容易受到免疫系统的攻击。

  48周后,5名受试者在3年内恢复了常规的3种ARV治疗方案,之后便停止了所有药物治疗。

  结果发现,其中4人体内的HIV迅速复发,但“圣保罗病人”已有66周没有出现复发迹象,且在其血液中未发现HIV。另一项更为敏感的试验将他的血液与易感染HIV的细胞混合,结果并没有产生新的感染细胞。

  有趣的是,在烟酰胺强化期间,“圣保罗病人”是5人中唯一一个在两次标准血液测试中都检测到HIV的人。

  迪亚兹认为,这表明感染细胞内的“潜伏”HIV被激活,最终导致了HIV产生的短暂现象。

  迪亚兹说:“也许这个策略并不是对每个人都有效,也许它确实清除了HIV,虽然不确定,但我认为这是有可能的。”

  全球只有两例被治愈

  自1981年美国第一次报告艾滋病病例以来,全球已有大约3800万名HIV感染者。这其中,只出现过两例治愈病例。

  艾滋病毒一直被视为20世纪的传染病难题,因为这种病毒有很长的潜伏期,而且会侵入造血干细胞的骨髓里,使得新造的血也会被污染。虽然已研发出有效的抑制剂,可以控制感染不再恶化,但是一旦患者停止服用,潜伏的病毒就会活化,然后疾病恶化。

  正因如此,骨髓移植成了清除艾滋病毒的唯一方法,将有问题的骨髓以强烈放射线全部杀死,然后移植干净的骨髓。

  目前,世界上只有两名艾滋病患者被成功治愈:“柏林病人”和“伦敦病人”。两人都接受了骨髓移植,清除了他们体内的HIV,并赋予了新的免疫系统来抵抗HIV的感染。“柏林病人”自2006年接受骨髓移植后,停药多年,HIV未在其体内复发。

  然而,骨髓移植配对机率很低,是一种昂贵而复杂的干预手段,可能会产生严重的副作用,这对全球3800万HIV携带者来说,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治疗方法。

  这也让“圣保罗病人”的治疗案例备受关注。如果得到证实,那么这将是首次在没有骨髓或干细胞移植的治疗成功案例。

  几个不确定因素

  虽然“圣保罗病人”的治疗案例显示出在对抗艾滋病上积极的一面,但有几个因素还未确定。

  一是,“圣保罗病人”在停止治疗后是否真的停止服用ARV。对此,迪亚兹计划通过检查该男子的血液是否含有ARV来证实这一点。

  另一个未知因素是“圣保罗病人”在感染HIV多久后开始服用ARV治疗。

  研究表明,一小部分在感染HIV后不久便开始接受ARV治疗的人,如果停止用药,在较长时间内控制病毒的可能性较大。

  “圣保罗病人”于2012年10月确诊为HIV感染者,并在两个月后开始接受治疗,与大多数感染HIV的人一样,他不能确定感染HIV的时间,但他怀疑是在2012年6月。

  还有一个需要继续研究的问题,即目前还不清楚烟酰胺是如何唤醒沉默的感染细胞。

  当HIV的遗传物质紧紧缠绕在组蛋白的染色体上时,它仍然是潜伏的,为了制造病毒拷贝,它必须展开。迪亚兹指出,有证据表明烟酰胺能以不同的方式触发这种展开。

  澳大利亚墨尔本Peter Doherty感染和免疫研究所研究人员Sharon Lewin认为,该名男子的HIV抗体反应很有趣。但她强调,这不是一个令人信服的对照实验。

  Lewin说:“如果能在临床试验中看到多个参与者的病情得到长期缓解,我会非常兴奋。这才是这个领域真正需要进步的地方。”(生物谷Bioon.com)

特别策划